搜国家体彩排列三排列五走势图

首頁 > 旅界快訊 > 正文

香蕉出行“無法下單” 網約導游真是“偽需求”?

2019-04-17 17:09:30  新京報 鄭藝佳

共享經濟浪潮退去后,網約導游是否是“偽需求”?

2017年隨著導游自由執業試點和共享經濟的大潮,“網約導游”迎來爆發。如今兩年過去,網約導游平臺的生存卻并未順風順水。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,目前包括小米生態鏈企業香蕉出行、900游、叮叮出游在內的多家網約導游平臺,紛紛轉型或無法正常使用。另一方面,游客對乘車的需求也高于對導游講解服務的需求,致使網約導游紛紛組建車隊。共享經濟浪潮退去后,網約導游是否是“偽需求”?

香蕉出行“失靈”,曾獲雷軍、杜海濤投資

近日,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,小米生態鏈企業香蕉出行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香蕉出行”)最初主打的網約導游平臺“香蕉導游”,已經無法在線上下單。新京報記者就此向香蕉出行方面求證后得知,目前香蕉導游僅與瘦西湖有合作,游客只能在該景區內掃碼預約導游,香蕉導游過去開放式的網約導游服務“相當于沒有了”。

2017年前后,隨著導游自由執業試點的紅利和共享經濟的浪潮來襲,“共享導游”的概念一時紅遍旅游業內外。各方資本紛紛進軍網約導游,試圖復制一個旅游圈的“滴滴出行”,而香蕉出行也是其中之一。

一方面,作為小米旗下第78家生態鏈公司,香蕉出行自誕生起便飽受關注。資料顯示,香蕉出行成立于2016年12月,CEO鐘雨飛等團隊成員均出身于小米。創立之初,香蕉出行也獲得了小米創始人雷軍、湖南衛視主持人杜海濤等人的天使投資。

另一方面,香蕉出行主打的App香蕉導游也表現不俗。據介紹,游客可通過下載香蕉導游App或在景區掃描二維碼,便能進入平臺預約導游,并在行程結束后對導游進行評價。2017年7月,香蕉出行宣布香蕉導游在內測60天后,便收獲了10萬名以上的用戶、100萬以上的營收,并與國內約30家4A和5A景區達成了合作。

然而兩年過去,香蕉導游卻“不見”當年風光。目前在香蕉出行的官方網站上,一個翻譯機產品占據了網站首頁的位置,只有拉到最下,才有一行“香蕉智慧出行”的小字鏈接通向網約導游平臺“香蕉導游”。

根據官網提示,游客需要在香蕉導游微信公眾號上下單。新京報記者在香蕉導游公眾號上,僅找到瘦西湖景區、15名北京導游和4名揚州導游的信息。這15名北京導游在下單時均被提示“make order error”,無法下單;4名揚州導游則沒有下單選項,瘦西湖的相關旅游產品也全部預訂失敗。

另外,在蘋果App store中搜索香蕉導游和香蕉出行關鍵詞后,只出現了一個名為“香蕉講解員”的App。在該App的介紹中,仍可看見“根據游客個性化需求匹配導游”,“已開通北京十三陵、揚州瘦西湖、武漢黃鶴樓、婺源江灣等知名景區”等描述,但在安裝后無法注冊,只能登錄。

多家網約導游平臺關閉主要服務

新京報就此向香蕉出行方面求證。香蕉出行有關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香蕉導游只與瘦西湖有合作。而對于瘦西湖相關產品下單失敗的問題,該工作人員則表示游客需要在景區內掃碼。另有工作人員表示,線上預約服務應該是關閉了。而對于無法線上預約導游的原因,相關工作人員則表示“政策收緊了”。

事實上,網約導游遇挫的平臺不止香蕉出行一家,另一網約導游平臺900游也在謀求轉型。新京報記者下載900游App后發現,在“找導游”功能里,不僅無法定位北京,顯示的導游也只有一名。若要繼續下滑頁面,也始終保持著“載入”狀態,無法向下查看更多內容。

新京報記者詢問后得知,目前900游更多在做旅游網約車,轉型做“司機兼導游”,而北京的網約車牌照尚未獲得。對于為何不做網約導游服務,900游方面表示“導游做得少了,還是回去跟旅行社業務”。

此外,同樣于2017年正式上線的默趣全民向導,目前在其預訂渠道微信小程序上,所推薦的熱門城市中,沒有任何導游信息顯示。新京報記者聯系客服詢問,但截至發稿仍未得到回應。

2019年1月,深圳市滴滴導游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,而公司旗下產品為叮叮出游App。新京報記者試圖在該App上下單尋找導游,但截至發稿仍未有導游接單。而新京報記者在撥打叮叮出游客服電話后發現,該號碼已停止使用。

市場現狀

游客重“車”不重“導”,哪家便宜用哪家

相較于新興網約導游平臺,旅游圈巨頭的日子顯然要好過很多。數據顯示,自2016年底攜程向導平臺上線以來,近三年時間內,平臺上的向導已經覆蓋了100多個國家和1000多個目的地,并有超過1萬人注冊。2019年第一季度,該向導平臺總體服務51萬余人,其中海外占比42%。

不過,游客真正對導游服務需求有多少?網約導游從業者李明(化名)告訴新京報記者,現在預訂導游服務的游客,主要需求還是在于用車。

據了解,李明所在的網約導游團隊已從業3年,手握幾十輛車以應對游客需求。平時游客下單,往往都是乘車服務,真正預訂導游隨行講解的反倒是少數。“排行的前三名,每個人下邊都養著不少車。”李明表示,“游客出行,還是用車的需求多。”

這一點也被其他從業者所認證。據品橙旅游報道,陽光車導CEO吳天斌曾表示,從自身的運營經驗來看,單純做導游的話,市場沒有那么大。在陽光車導平臺上,“導”方面的業務只占20%,而“車”的業務占到了80%。

另外,網約導游之間的“壓價”情況也時有發生。據了解,小明進駐的平臺是以游客評價和接單量等因素進行的綜合排名,小明團隊在平臺上長期位于前列,但用車服務的價格卻一直保持著同行中的最低水平,3年不曾漲價。小明表示,現在的價格已是極限,團隊訂單量大,尚能支撐這樣的價格。在扣除平臺和團隊上級抽成后,司機接一個訂單,可以獲得該訂單價格一半左右的收入。

不過,“壓價”也是網約導游不得已的選擇。有游客直言,出去旅游,交通成本當然是能少就少,乘車服務哪家便宜用哪家。

導游自由執業屬小眾市場,缺追責保障

一方面是網約導游小平臺發展遇阻,另一方面是大平臺上游客重“車”不重“導”。對國內游客來說,網約導游是否是“偽需求”?在業內人士看來,國內網約導游發展是趨勢,但市場仍需培育。

“導游自由執業應該說是一個趨勢,但是必須要有一個很誠信的社會環境。旅行社出了問題可以找旅行社,自由導游服務出了問題誰來負責,誰來追責?現在我們國家還沒有保證。所以在整個社會環境的影響下,還很難真正把這樣的制度推廣開。”旅游專家王興斌表示。

這也是小平臺與大平臺發展網約導游的差異所在。分析指出,在大平臺本身已具備相當品牌、售后和流量的支持下,消費者在其上選擇自由導游服務,實際上是有整個平臺的信譽做背書,而這一點是新興平臺很難具備的優勢。

在此背景下,當前的網約導游仍屬于小眾市場,培育仍需時間。“現在的網絡很方便,手機拿在手里,誰都可以查得到景點的資料,甚至游客自己租車。網約導游市場是有的,但是現在還不是一個大眾市場,網約導游的需求量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大。”王興斌表示,“但是這個方向是沒問題的。”

另一方面,對導游自身而言,網約導游的吸引力也仍然存在,并出現了“改良”的形式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導游告訴新京報記者,他每周會有固定的景點講解服務,例如固定在某天某個時間段,針對一個景點展開深度講解,游客可以在OTA上購買后前來參與。“不過還是借助旅行社的渠道,沒有網約導游那樣自由。”該導游表示。

相關文章

Copyright © 2016 LvJie Media Co.,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備16046465號 以上內容版權歸旅界傳媒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所有
Copyright © 2016 旅界傳媒 版權所有
搜国家体彩排列三排列五走势图 澳洲飞艇国外官网 12期六开彩开奖结果 必中全能版 海南环岛赛今天开奖 pk10计划软件黄金版 广东福彩36选7 388彩票 时时安卓计划免费版 江苏时时 今晚排列五推荐号
澳洲飞艇国外官网 12期六开彩开奖结果 必中全能版 海南环岛赛今天开奖 pk10计划软件黄金版 广东福彩36选7 388彩票 时时安卓计划免费版 江苏时时 今晚排列五推荐号